大无限彩票平台注册

今天是,欢迎来到玉林市人民检察院!
大无限彩票平台注册 > 理论研究 > 正文
非法使用“伪基站”破坏公用电信设施案件证据收集问题研究
编辑:李绩荣 | 时间:2015-07-13 17:16

玉林市检察院  刘剑

 [  ]近年来,利用“伪基站”实施各种违法行为在全国范围内频发,严重破坏和拢乱了正常的通讯秩序、市场秩序、损害人民群众的利益,社会危害十分严重,已成为一大社会公害。2014225日,高检院下发了《关于积极参加打击整治非法生产销售和使用“伪基站”违法犯罪活动专项行动的通知》专门打击此类犯罪。其中使用“伪基站”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的犯罪,科技含量高、专业性强、难以取证,对于此类案件的办理方法、取证方式、关键证据固定等方面存在一些问题和争议。通过分析“伪基站”的工作原理,使用“伪基站”案件的定性、追诉标准、证据特点和存在问题进行解读和剖析,提出建议,对此类案件的证据收集,具有一定的借鉴与指导作用。

 

[关键词]伪基站  危害公共安全   破坏公用电信设施 

证据特点  证据收集

 

“伪基站”能够肆意阻断公用电信网络信号,随意截取用户手机号码和内存卡信息,强行向不特定用户群发短信,严重损害群众的合法权益,侵犯公民隐私,扰乱国家通讯和社会秩序,危害公共安全,社会危害性极大。2014314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于发布了《关于依法办理非法生产销售使用“伪基站”设备案件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规定,行为人非法使用“伪基站”干扰公用电信网络信号,危害公共安全的,以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追究刑事责任;同时构成虚假广告罪、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等罪的,以处罚较重的规定追究刑事责任。其中非法使用“伪基站”破坏公用电信设备的案件,在证据收集上的问题突出,要取何种证据,如何取证,都存在着不少争议,本文试图通过分析“伪基站”的工作原理、使用“伪基站”案件的定性、追诉标准、证据特点和存在问题对此类案件的证据收集提供参考和借鉴。

一、 “伪基站”的定义及工作原理

“伪基站”即假基站,也称圈地短信发送平台、广告机、小区短信发射系统,通常包括测试手机、安装控制软件的笔记本电脑、信号发射器、发射天线和蓄电池及交流逆变器等供电设施组成,是一种具有搜索手机用户信息、强行发送短信等功能的非法无线电通讯设备。[]

“伪基站”的工作原理是,先使用测试手机获得当前电信运营商网络的基本参数,如基站的频率、频段,然后用“伪基站”的信号发射器不间断的发射大功率与电信运营商相同频率的伪网络信号,覆盖其辐射范围内的手机用户,强迫用户的手机在“伪基站”中进行登记,并采集用户手机的IMSIIMEI码及手机号码等,同时向手机发送短信。“伪基站”屏蔽合法基站信号并推送短信的过程一般持续1020秒,短信发送完毕,用户的手机才能重新搜索到合法基站的信号,如手机用户仍停留在“伪基站”的辐射范围内,则有可能又会被“伪基站”捕获(有的“伪基站”会保存用户手机的IMSIIMEI码,用于进行核对,如已发送过则不重复发送),重新接受短信,上述过程将重复进行,停留在“伪基站”信号范围内的正常手机用户会出现短暂无网络现象,且无法正常接听、拨打电话,直到离开“伪基站”信号范围,手机通过位置更新或小区重选才能重新回到合法网络中。[]

二、非法使用“伪基站”行为的定性

司法实践中,对于非法使用“伪基站”发送广告短信等行为的定性存在较大争议,有以下几种观点:

第一种观点:该行为虽然扰乱了公用电信网络信号,然而却未对公共安全造成危害,但这种行为依然具有较大的社会危害性,由于当前我们使用的手机大多为智能手机,根据《关于办理危害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的规定,应当属于计算机信息系统的范畴。因此,使用“伪基站”强行控制手机并发送短信的行为构成了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罪。[]

首先,手机能否认定为计算机信息系统存在争议,且不是所有的用户都使用智能手机。其次,“伪基站”针对的是不特定的用户,危害的是公共安全,而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针对的对象往往是特定的。第三,“伪基站”实际上没有控制手机,只是往手机中发送了信息,并不能实际上控制手机。因此,不符合此类案件的定性。

第二种观点则认为,构成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的前提在于行为人故意破坏了正在使用中的公用电信设施,而在非法使用“伪基站”的犯罪案件中,行为人只是中断了用户手机与公用电信基站的联系,并没有对基站等公用电信设施造成实质性损害,故不构成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此外,行为人违反国家规定擅自使用“伪基站”,占用了正常通信频率,干扰了无线电通讯正常进行,如造成严重后果的,应以扰乱无线电通讯管理秩序罪追究刑事责任。

扰乱无线电通讯管理秩序罪,是指行为人违反国家规定,擅自设置、使用无线电台(站),或者擅自占用频率,经责令停止使用后,拒不停止使用,干扰无线电通讯正常进行,造成严重后果的行为。要构成本罪要存在:经责令停止使用后,拒不停止使用的情况,而非法使用“伪基站”的行为不存在这一情况。且本罪侵犯的客体是无线电通讯管理秩序,而非法使用“伪基站”中断了用于社会公用事业的通信设施、设备以及其他公用的通信设施、设备与手机用户的网络,其所侵犯的对象是公共安全。因此,也不符合此类案件的定性。

第三种观点:该行为使用户手机脱离正常通信网络,造成通信中断,危害公共安全,应以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是指行为人指故意破坏正在使用中的公用电信设施,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根据我国《刑法》第124条第1款的规定,破坏广播电视设施、公用电信设施,危害公共安全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从犯罪构成来看,该罪侵犯的客体是公共安全,主观方面表现为直接故意,客观行为表现为“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的行为。所谓“破坏”,既包括物理性破坏,也包括功能性破坏,只要符合上述两种情况之一的,即为对公用电信设施造成了“破坏”。 物理性破坏是指,对公用电信设施施加截断通信线路、损毁通信设备等物理性影响,使其受到物理上的毁损。功能性破坏是指,如通过相当于一种非物理性的方法“破坏”公用电信设施,使其丧失原有的通信和信息传播等功能,使其不能正常工作等。根据上述构成要件,行为人使用“伪基站”时,会强行中断手机用户与合法基站之间的联系,使合法基站在“伪基站”覆盖范围内失去作用,基本功能丧失,因此该行为对公用电信设施造成了功能性破坏,从而构成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意见》也明确“伪基站”在使用过程中会非法占用公众移动通信频率,局部阻断公众移动通信网络信号,该种使用“伪基站”干扰公众电信网络信号,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以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追究刑事责任。[]

三、此类案件的追诉标准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公用电信设施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一条规定了采用截断通信线路、损毁通信设备或者删除、修改、增加电信网计算机信息系统中存储、处理或者传输的数据和应用程序等手段,故意破坏正在使用的公用电信设施,危害公共安全的5种情形。其中我们最常接触到“伪基站”案件是第2种情形,也就是需要证明,犯罪嫌疑人使用“伪基站”造成了2000以上不满10000用户通信中断1小时以上,或者10000以上用户通信中断不满1小时的后果。由于“伪基站”的工作原理系在“伪基站”设备运行时,用户手机信号被强制连接到该设备上,导致用户手机无法正常连接到电信运营商的服务器,手机用户会脱网几秒到几分钟才能恢复连接,有的手机则必须重新开机才能重新连接,因此上述司法解释的条款成为定罪标准的核心依据,相关证据链条也需要围绕该依据进行组织。

在实际办案中,而要证明“伪基站”造成通信中断1小时,难度是非常大的,因为无论是电信运营商的系统,还是“伪基站”本身的系统,都没有记录中断时长的功能,通过统计用户的中断时间更不现实。实践中,普遍的作法是证明“10000以上用户通信中断不满1小时的”这一标准。因此,此类案件的取证的关键点就在于证明,使用“伪基站”是否造成了“10000以上用户通信中断”。

四、此类案件的证据特点

根据“伪基站”的工作原理,“伪基站”是通过中断用户与合法基站的正常连接,接入“伪基站”, 然后获取用户手机中的IMEI码,并保存在控制系统的数据库文件中,而后向用户发送相关短信。因为每个手机的IMEI码的唯一的,“伪基站”系统中保存了多少IMEI码,就可以证明其连接上了多少台手机,中断了多少用户。此类案件的证据有以下特点:

1、专业性强

此类案件涉及无线电技术、计算机技术、网络软件、刑法、民法、知识产权法等多个领域的专业知识,在犯罪空间、犯罪特点、犯罪发生原因及后果等诸多方面迥异于传统刑事犯罪案件,且涉及到电子证据的固定、提取。如办案人员不掌握“伪基站”工作原理和涉及的罪名的犯罪构成等相关的专业知识,那么就会不知道如何取证,或者取得的证据无法达到证明犯罪的标准。如:此类案件,无法依靠电信运营商提供中断的用户数,因为手机用户不同于传统固定电话,有固定的线路,一条线路对应相应的用户数,切断了一条电缆对应多少固定电话用户,可以由电信部门提供。“伪基站”运行时中断手机用户与合法基站的连接,并接入“伪基站”,而手机中断与合法基站的连接的原因有很多:可能去到没有移动信号覆盖的地点;可能离开本基站的覆盖范围;也可能关机等等,且数据量很大,有时候“伪基站”处在几个合法基站覆盖范围中心,基于以上种种原因电信运营商无法提供“伪基站”中断用户数准确的数据。因此取证只能是依靠“伪基站”本身的系统记录的数据。而“伪基站”系统属于专门的系统,要弄清楚它的数据库构成,记录保存在什么地方,如何调取,需要有很强的专业知识,并且使用专门的软件,才能将它的记录调取出来。

2、取证难

有的“伪基站”系统,为了逃避打击或者是减小存储的数据量,往往只保存很少的数据量,或者是一个动态的数据量,这也使得我们只能取到部分用户的数据,其余部分很难取证,理论上可以恢复数据,但现有技术是否能达,无疑增加的取证难度。有的“伪基站”经过几手倒卖,其系统上保留有以前使用的记录,这就需要排除掉之前的记录。有的“伪基站”系统,设置了每间隔一段时间就发送一次信息,导致了停留在这一地点的人员重复收到信息,系统重复计算,这就需要排除重复计算的次数。以上的情况无形中都增加的取证的难度。

3、证据容易灭失

此类案件涉及到电子证据的固定和提取,而电子证据具有难以识别、易变、虚拟性等特点。[]如不及时并采用正确的方法固定和提取,会导致证据的灭失,很可能是不可逆转的。如:有的“伪基站”的控制系统,在开机的情况下会形成一个数据库文件,记录运行期间的有关数据,包括IMEI码的记录。如果重新开机又会生成一个新的数据库文件,覆盖之前的数据库文件。另外,“伪基站”的短信发送量大,这就使得其记录的数据也多,而其记录数据的笔记本电脑容量往往较小,这就导致旧的记录被新的记录覆盖。

4、检查、鉴定多

此类案件,因涉及到办案机关、无线电管理部门、电信运营商等单位,这些单位都根据自己的职能做出相应的检查、鉴定或者评估。如:公安机关在缴获相关设备时,首先在现场会进行现场勘验检查,作一个现场勘验检查笔录,记录当时的情况。之后,再将缴获的设备送到无线管理部门去鉴定,其是否具有“为基站”的功能。再由公安技术部门对设备的系统进行勘验检查,提取相关记录,以确定中断的手机用户数量。有的地方公安机关技术部门专业知识不够,会聘请受害运营商对“伪基站”给通讯网络造成的影响,包括发送的短信数、造成的脱网用户数及阻塞的通信时长等进行具体评估鉴定。

五、此类案件证据收集存在的问题

1、不注重主观方面证据的收集

在办理此类案件时,公安机关往往只注重收集客观方面的证据,而忽略了主观方面证据的收集,特别是主观故意证据的收集。犯罪主观方面直接影响了犯罪行为是否成立、犯罪行为的性质划分、刑罚处罚的档次。[]伪基站设备工作原理本身较为专业,该问题也成为大多数行为人辩解的理由,称自己主观上并不明知会截断通信线路,对伪基站设备工作原理并不知晓。《刑法》124条规定了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和过失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两罪,犯罪嫌疑人的主观故意将会影响到定罪和量刑。

2、用条数替代户数

在办理此类案件时,有的办案单位可能由于认识问题,或者由于技术方面原因无法提取到“伪基站”的系统记录,将“伪基站”的系统操作界面上显示的发送条数认定为用户数。此种做法不符《解释》[]的原意,也无法排除同一用户重复发送问题,也无法排除发送失败、人为修改等情况。

3、“被害人”——电信运营商的评估、鉴定

实践中,有的办案单位由于各种原因,无法提取“伪基站”自身记录的发送数据,而是使用电信运营商出具的《XX区域伪基站影响评估》等类似鉴定意见的文件。电信运营商自身作为被害人,其所作出的报告不能作为鉴定意见或检验报告。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第28条及31条的规定,如鉴定人是该案当事人的,应当予以回避,即案件的当事人不能同时作为该案的鉴定人。在非法使用“伪基站”发送广告短信的犯罪案件中,运营商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伪基站”犯罪的最大受害者,让其对犯罪损害结果,而且是自己的受损结果进行鉴定,这显然违反刑诉法规定,难以保证客观公正立场。运营商可以向公安机关提供自己受损的证据,但其本身不能作为案件的鉴定人,其提供的材料必须先经过其他有资质的鉴定机构鉴定后,才能作为《鉴定意见》加以使用。

4、无法证实户数、时长的情况

由于不及时保存导致数据丢失、“伪基站”自身没有记录中断的用户数或者是动态保存、没有相关专业的技术人员等各种原因,无法提取到记录“伪基站”中断的用户数、中断时长的相关数据。

六、对非法使用“伪基站”案件的证据收集建议

(一)加强主观方面证据的收集

对于犯罪嫌疑人主观上是否具有犯罪故意的审查,不能简单的以其是否明知使用“伪基站”设备的违法性的相关供述作为判断依据,而是要坚持主客观相一致的原则,结合以主观见之于客观的分析,通过考察其客观行为,着重审查其是否对“伪基站”设备各个组成器材有客观认知、同伙间对所实施行为是否合法的交流、对犯罪环境、目标的选择等一些常态化行为作为切入点,进行综合分析、判断,从而得出正确的结论。[]

1、对犯罪嫌疑人主观认知的考察。如:犯罪嫌疑人被抓获后,通常会辩解自己不知道“伪基站”的工作原理,不知道使用“伪基站”等设备需要相关部门批准。可以通过讯问,确认其是否能明确知晓“伪基站”设备的主机连接了测试手机,是否通过手机获取了当地合法基站的频率,是否用该频率发射信号。主机是否连接了发射天线,是否具有无线发射的功能。其手机是否接收到“伪基站”所发出的短信。通过讯问其对以上事实的了解情况,再结合其普遍使用手机的事实,足以说明其对手机通过无线网络才能接收信号具备了认知的常识,两者间的认知具有关联性,从而判断出犯罪嫌疑人对“伪基站”设备能够人为的形成一个新的小型无线网络具有足够的认知,并进而判断出“伪基站”设备的无线网络之所以能向移动公司的手机用户发送短信,足见其对移动公司的无线网络的入侵性,犯罪嫌疑人同样具有足够的认知能力。

2、对犯罪嫌疑人使用“伪基站”设备情况进行考察。检查犯罪嫌疑人的手机是否存有“伪基站”的运行软件的界面。是否有其记录如何操作“伪基站”的记录。犯罪嫌疑人一般都会供述看到过“伪基站”的运行软件的界面,而该软件的界面上往往会注明“仅在野外或信号微弱时作为临时通信基站,请勿作它用”等相关的提示,这些文字是软件编写者掩饰、规避其用于不法用途的伎俩,但也起到提醒擅自使用该设备可能存在的不法性的作用。

3、对犯罪嫌疑人之间犯意联络的考察。此类案件,往往会有几个犯罪嫌疑人,在犯罪嫌疑人之间,往往有一些共同参与行为的交流、联络。例如“被抓顶多没收设备”、“最多行政拘留”、“被抓就说不知道是犯法”、“就说就用了这一次”等等,这些供述说明犯罪嫌疑人对自己行为不法性的有一个概括性的认知。故意的成立不要求认识到形式的违法性原则。[11]也就是说犯罪故意的成立不要求犯罪嫌疑人认识到其行为与法律规范相抵触。因此,犯罪嫌疑人对自己行为不法性和危害性的认知,已经符合本罪的主观构成要件。

(二)及时固定证据

针对此类案件容易灭失的特点,应在缴获“伪基站”设备时就及时做好现场勘查固定证据。如果用于控制的笔记本电脑已关机,应先克隆其硬盘,然后分析克隆后的数据,在没得出结论前不要轻易开机或者直接打开笔记本电脑的数据,以免造成数据丢失。相关的检查鉴定应由专业人员进行。

(三)应做以下有关检查鉴定

1、由公安机关作一个现场勘验检查,固定使用“伪基站”犯罪现场的情况,包括“伪基站”自带软件当时的运行界面截图等。

2、聘请无线电管理部门对“伪基站”的性质(即其工作频率是否属于正规基站工作频率范围,信号是否能够覆盖正规基站信号)进行鉴定。以确定犯罪嫌疑人使用的该套设备属于“伪基站”。

3、公安机关请受害运营商对“伪基站”给通讯网络造成的影响进行评估。对受影响的基站数量、中断用户的投诉、如何发现存在等进行说明。

4、公安机关对“伪基站”所使用的笔记本电脑时进行作勘验检查,提取相关数据,证明“伪基站”中断手机用户的数量。

现有的“伪基站”所使用的控制软件共有三个数据:第一个数据是软件界面所显示的发送短信的条数。该数据可直接进行人为修改,不准确,且存在重复,不能用为定案的依据,只能作参考;第二个数据是send.date文件记录的数据,该文件是发出日志,记录了“伪基站”针对不同手机用户的IMSI码发出短信的记录,经过去重复处理后可以作为“伪基站”中断的手机用户的数据,该文件一般非专业人员不易修改,可作定案的依据,但该文件在某些“伪基站”软件中没有保存记录的数据,或者保存的是部分数据,有时候保存的数据达不到立案标准;第三个数据是OpenBTS.log(也叫开放日志)文件记录的数据,访文件记录了伪基站运行、配置以及其与手机交互等相关关系的日志,也记录了“伪基站”获取的IMSI码,也就是受到此伪基站影响的手机数。该文件中一般都会保存有完整的“伪基站”所获取全部IMSI码,此文件正常情况下难以修改,提取到的数据经去重复处理后,可以认定为被中断的手机用户数,可以作为定案的依据。公安机关的勘验检查主要是获取第二或第三个数据。

(四)司法解释中其他情况证据的收集

   目前,办理此类案件主要是依据《解释》第一条第(二)项的规定。[12]该司法解释是2004年颁布的,没有考虑到利用“伪基站”破坏公用电信设施案件的情况,没有具体规定更多相应的追诉标准,已经无法适应当前打击该类案件的需要。而在实践中,办理此类案件时,一方面,犯罪嫌疑人为了逃避打击,故意不保留“伪基站”运行软件的相关数据、对相关文件进行加密处理或者其他的原因,公安机关无法提取到证明中断手机用户的数量和中断时长的证据情况。另一方面,犯罪分子发送的短信可能有几十万条,甚至几百万条,造成严重的社会危害后果,其实际中断的用户数,除去重复发送的情况,可能还存远远超过1万户的追诉标准,如仅仅因为无法提取到中断数而不追究犯罪嫌疑人的法律责任,又会放纵犯罪分子,从而造成此种行为的泛滥。因此,在办理此类案件时,除了要注重收集“伪基站”中断手机用户的数量和中断时间的证据外,还应注重收集《解释》第一条第(五)项“其他危害公共安全的情形”的证据,以达到追诉犯罪的目的[13]。这些证据包括:

1、证明“伪基站”的开机时间的证据。通过开机的时间证明其犯罪行为的持续时间,可能通过讯问犯罪嫌疑人、提取“伪基站”控制软件的记录、通过电信运营商提供有关证据(如客户投诉中断通信的时间段)等证据证实。

2、证明“伪基站”的覆盖的证据。相关部门通过“伪基站” 的功率、架设的地点等数据,对其辐射范围作鉴定,以确定其影响的区域。

3、证明“伪基站”覆盖范围的人流量的证据。因为“伪基站”能强行截断用户与合法基站之间的联系,因此人流量可以作为一个参考。

4、电信运营商提供的受影响范围的证据。如在“伪基站”覆盖范围内的合法基站数量,客户投诉的情况(包括中断信号时间、地点)。

5、受影响的单位。调查受“伪基站”影响的有什么重要的单位,如政府、医院、公安机关等单位。有无其他因受“伪基站”而无法及时处理的重大事件等。

通过以上证据综合考虑使用“伪基站”造成的影响的程度,评价其危害公共安全的程度,如持续时间长、又位于人流量大的地区、影响范围大、造成了一定后果,则可以以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追究其犯罪行为。另外,应该尽快出台相应的司法解释,制定新的可操作性强的追诉标准,以便有效的打击此类犯罪。

 

 

 

 

 

 

 

 

 

 

参考文献

1巫毓君、黄伟方,《伪基站案件的法律适用研究》[J],《中国无线电》,2014年第2期。

2、杨雪瑾,《浅析伪基站的工作原理和治理方法[J],《中国无线电》,2014年第3期。

3、张明楷著:《刑法学》(第三版)[M],法律出版社2007版。

4、张明楷,《英美刑法中关于法律认识错误的处理原则》[J],《法学家》,1996年第3期,第90

5、曲新久著:《刑法学》(第二版)[M],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

6[]西田典之著:刘明祥、王昭武译:《日本刑法各论》(第3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

7、金鑫,《非法使用“伪基站”行为的两个刑法问题》[N],《人民法院报》,2014423006版。

8、彭东,《公诉案件证据参考标准》[M],法律出版社20145月第1版。

9、杜翔,《“伪基站”案件法律适用及打防对策研究》[J],《广西警官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4年第27卷第3期。

10、赵春雨、张云泉,《论电子证据的特点及其对取证的影响》[J],《黑龙江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6年第1期。

11、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关于依法办理非法生产销售使用“伪基站”设备案件的意见》。

1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公用电信设施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①] 巫毓君、黄伟方,《伪基站案件的法律适用研究》[J],《中国无线电》,2014年第2期,第45页。

[②]  杨雪瑾,《浅析伪基站的工作原理和治理方法》[J],《中国无线电》,2014年第3期,第15-17页。

[③] 金鑫,《非法使用“伪基站”行为的两个刑法问题》[N],《人民法院报》,2014423006版。

[④] 彭东,《公诉案件证据参考标准》[M],法律出版社20145月第1版,第59页。

[⑤] 杜翔,《“伪基站”案件法律适用及打防对策研究》[J],《广西警官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4年第27卷第3期。

[⑥] 参见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关于依法办理非法生产销售使用“伪基站”设备案件的意见》。

[⑦] 赵春雨、张云泉,《论电子证据的特点及其对取证的影响》[J],《黑龙江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6年第1期,第103-106页。

[⑧]彭东,《公诉案件证据参考标准》[M],法律出版社20145月第1版,第35页。

[⑨]参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公用电信设施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⑩]彭东,《公诉案件证据参考标准》[M],法律出版社20145月第1版,第35页。

 

[11] 张明楷,《英美刑法中关于法律认识错误的处理原则》[J],《法学家》,1996年第3期,第90

[12]参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公用电信设施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13]参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公用电信设施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版权声明:未经本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摘编或建立镜像,否则视为侵权。
地址:大无限彩票平台注册 邮箱:ylsjcy0775@163.com
技术支持:    站长统计:
网站公安机关备案号: